文章图片标题

吃黑巧克力能减肥?实在科研数据也能撒谎

分类:新闻摘要 作者:雪泥 评论:0 点击: 414 次 日期:2016-06-20

udast

  不知你能否听过“吃黑巧克力能减肥”这个说法?客岁,牛津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约翰·博安农提出的这个观念被称为“吃货的福音”,乃至在寰球范围内引发了一股黑巧克力购买潮。实际上,虽然这个论断曾宣布于国际期刊上,但它是彻底的“伪科学”——这只是博安农为了讽刺科学界乱象所做的一次试验,论断也是他瞎编的。就在上个月,博安农又写了一篇《我是这样骗过成千上万人的》,详细叙述了他假造“新结果”的进程。这令人们不禁反思,跟着信息渠道增加,种种推翻、猎奇的新研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除了带给人们新鲜劲以外,到底哪些才是可信的?本期发现,让统计学专家告知你,经由数据读懂科学实在并不难。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郭原毓

  博安农缔造“黑巧克力神话”试探科学界底线

  约翰·博安农是牛津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博士,如今是科学记者,经常为《科学》(Science)期刊和《连线》(Wired)等著名杂志撰稿。最近几年,他一直在嘲讽科学界种种考核不严谨的学术杂志社,抨击他们宣布论文不经过同行审阅,乃至只是收个版面费就直接宣布。为了达到戏剧性的效果,博安农曾两度故意“假造”论文,试探他们的底线。

  早在2013年,博安农就“小试牛刀”。他写了篇模板一样的论文,提出“从某种特殊的地衣 X 中发现的Y化合物分子可抑制Z癌细胞株生长”。为了使论文更可信,他收集了10多种地衣,并自创了几个化合物的分子式,又找来种种癌细胞的名词,把它们编成数据库,任意组合带入自己的论文模板,胡乱生成了几百篇论文。

  之后,他把这些论文分别投递到几百家他以为考核不严的期刊和杂志社,结果,一共有255篇论文走完了编辑审阅的进程,有157篇失掉宣布,只有98篇遭到拒稿。

  客岁风靡寰球的“黑巧克力能够减肥”的观念,则是博安农第二次“钓鱼”。这一次,他不但骗过了学术杂志的主编,还骗过了世界种种大报小报的记者编辑,他们争相报道这个听上去既前沿又让人喜闻乐见的研究,引导全世界上百万的读者去相信这个减肥神话。

  由于博安农确切招募了志愿者进行试验,论文中数据真实,又最终宣布在《寰球医学研究期刊》上,因而在传播进程中,鲜少有人向他求证这个观念的准确性。博安农看看声势差不多了,又动手写了一篇《我是这样骗过成千上万人的》,将“伪科学”的炮制进程公诸于众。

  “黑巧克力神话”破灭后,人们除了失望,同时也陷入疑惑:种种各样的研究层出不穷,就连最常见的盐也有意见分歧,有人说吃盐有利,有人说吃盐有害……每一项研究后面又都有种种试验和数据支撑,该怎么判断并筛选有效信息呢?

  专家解读:试验数据暗含“猫腻”

  中山大学数学学院和中山医学院统计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学钦博士从专业角度以为,不论是试验计划还是剖析结果,博安农的论文都错漏百出,而普通群众要觉察到这一点亦不难,只需抓住某些“硬指标”即可。

  我们能够看到,博安农的试验中,他只征集了15个测试者,并把他们随机分成三组,试验组I吃低碳水化合物饮食,试验组II吃同样的低碳水化合物饮食,外加每天一条1.5盎司(约合45克)的81%的黑巧克力,对照组则照常饮食。之后,博安农测试这15个人的体重、胆固醇、血压等指标,他发现,对照组的体重基本不变,而两个试验组平均体重都轻了5磅(约2kg),黑巧克力组的减肥速度还快了10%,不但体重减了,黑巧克力组的胆固醇也更低了。最重要的是,试验的数据统计有明显性差别,p<0.05。

  对此,王博士指出,这个试验的样本量很小,只有15个测试者,但却要测18个指标项。试验中每组仅包含五人,这会导致误差偏大、代表性下降,不易失掉有意义的剖析结果。况且,在计划试验进程中强调的“双盲”在博安农的试验则未体现出来:测试者知道他们食品的具体组成内容,这显然是不符合试验计划要求的。如此一来,不足样本加多指标检验的条件下,得出“统计上明显”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

  “打个比方,黑巧克力组的体重减少,纯粹可能是因为个体差别的干扰。当试验样本很小,这种个体差别对结果的影响就会被扩大。”

  换句话说,博安农将大量指标在小样本中任意比对,并从中捡出他想要的组合,刚好这15人在试验进程中表现最明显的是体重和胆固醇,于是他便得出了“黑巧克力可减肥”的论断。若测试者体重变化不大,而是睡得更好或血压下降,博安农的研究结果可能会变成“巧克力可提高睡眠质量”、“巧克力能够下降血压”等。

  讽刺的是,这么明显的试验计划缺陷,在后续的媒体报道中被淡化了,几乎没人说起博安农的样本数量,各人都惊叹于“巧克力能减肥”的推翻性论断。类似的情况近年来亦频繁出现,“猪油是安康油”、“做家务下降中国男性死亡率”等,都先后吸引了人们的眼球,成为茶余饭后的好话题,但它们的科学指导性却令人担忧。对此,王学钦提议:“假如你经由媒体知道了某项新的科学研究结果,报道中不提样本多大,或者只说出惊人的论断,再告知你这种差别在‘统计学上明显’,你就该在心里打个问号。”

  大数据时代p值常被误用

  所谓的“统计学明显”,即统计学上的p值足够小,它原本是用来衡量“某命题能否可能为真”的指标,p值越小,越有理由以为命题可能为假。但跟着p值成为宣布论文的“快捷通道”,许多人便开始违背试验计划的要求或删改试验数据等——只为一个小于0.05的p值。

  对此,王学钦指出,p值本身是公道的,但并不是我们得出科学试验论断的独一判据。我们判断论断能否公道,不能只看p值。“科学试验有三大原则:可观测、可重复、可证伪,在这些前提下,p值才有参考价值。数据剖析仅仅是科学研究的一个环节,即使在这个环节点,p值也不是独一标准,ROC曲线、置信区间等工具都有助于判断。”王学钦说。

  如今,跟着计算机的发展,p值的计算不再是个难题,因而p值也是最常用的统计指标之一。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话题,“大数据告知你,北上广深谁最苦最累最拼命”,电商平台也适时推出“购物大数据”,经由剖析网购商品类型,得出“XX星座最败家/持家”的论断,有些乃至也能算出p<0.05,乍看这下,除了有趣好玩,论断仿佛也有一两分道理。

  实际上,电商们推崇的“大数据”,与进行科学试验所失掉的数据,是纯粹差别的。王学钦告知记者,生活中的数据大多属于“观察数据”,反应了社会和人类行为的多样性或异质性。经由观察数据能够描述异质性,进而探究异质性的影响要素,失掉一些有意义的模式和规律。但由于观察数据不像科学试验那样轻易排除外来干扰, p值并不适用于判断观测数据的剖析论断。

  当然,大量的观察数据,对人们理解真实的世界起到了一定的帮助作用,究竟透过纷繁的现象,数据才是最客观反应现实的。

  著名“伪科学”:黑巧克力能减肥?

  为什么博安农会选择黑巧克力来假造减肥神话呢?他以为,人们对于难吃的东西有种朴素的信仰,传统观念中,好吃的多数是垃圾食品,而有利的灵药大多难吃。

  实在,人们对苦味的排斥,是进化而来的自保本能,许多时候,苦味预示着有毒。不管怎么说,“黑巧克力很苦很难吃,所以它肯定对安康有利”,博安农以为这种思维模式能够被各人接受。

  任何一种减肥方法,首要任务是控制总能量摄入。巧克力究竟是一种高能量密度食品,事实上,黑巧克力不但不能减肥,还有可能会增肥。就算是99%可可含量的黑巧克力,差别品牌,其中可可粉和可可脂的配方比例也差别。

  可可的热量并不低,乃至比杏仁还要高,而黑巧克力的热量与可可含量呈正比增长。此外,我们在超市看到的普通牛奶巧克力、白巧克力,虽然它们可可含量都较低,但基本都添加了糖、食用香精来增加口感,添加剂也轻易让人发胖。所以,除非是用黑巧克力代替其他高热量、高脂肪、高盐分、低营养价值的垃圾食品,否则贸然摄入,只有增肥的结果。

  做家务下降中国男性死亡率?

  “做家务下降中国男性死亡率”,这是一个流行病学的队列研究,试验的研究对象是65岁以上的中国老年人,经由记录他们参与的体育运动和家务,以及一些其他的安康要素,研究人员剖析了这些要素和死亡风险的关系。

  数据剖析显示, 在男性受试者中,比较消耗体力的那部分家务劳动(Heavy housework)看起来和较低的死亡率有关,但女性中没发现这样的相关性。

  这个研究被人诟病的,主要是同类研究不敷充分,相关机制不清楚,做家务的多少来自个人报告,数据准确度令人质疑。

  一般来说,增强体力运动,对安康确切有好处,从这个角度来考虑,理论上多做家务也一样会有用。但日常家务的运动量太轻,能否达到人们所需的运动量,试验中并无说起。

  另外,比起体育锻炼,家务可能更轻易给人负面压力,尤其是像照顾孩子这样的家务。总之,这是一项不敷严谨的研究,但依然在网上掀起了讨论热潮。

 
更多内容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更有不定期发红包活动吆^0^):
致儒先生

转载自:http://tech.sina.com.cn/d/2016-06-18/doc-ifxtfmrp2274499.shtml




声明: 除非注明,本文属( 雪泥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omrrow.com/archives-7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