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百余诺奖得主发公开信激烈请求绿色战争构造停滞反对转基因

分类:新闻摘要 作者:佐罗 评论:0 点击: 378 次 日期:2016-07-01

2012年8月,加利福尼亚州伍德兰,一位工人正在孟山都公司的试验田中照顾玉米。孟山都是世界领先的除草剂草甘膦生产商,也是最大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  2012年8月,加利福尼亚州伍德兰,一位工人正在孟山都公司的试验田中照顾玉米。孟山都是世界领先的除草剂草甘膦生产商,也是最大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30日消息,近日,超过100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联署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强烈请求绿色战争构造停止对转基因生物的友好行动。信中请求绿色战争不再阻碍一种基因工程稻米品种的引入。转基因支持者称,这种稻米有助于发展中国度增加因为缺少维生素A而导致的儿童失明和死亡。

  “我们强烈请求绿色战争及其支持者重新审视世界范围内农民和消费者使用经生物技术改进的作物及食物的经验,承认权威科学机构和官方机构的发现,并停止针对广义的‘转基因生物’的友好行动,尤其是‘黄金大米’。”

  此次公开信行动是由新英格兰生物实验室首席科学官理查德·罗伯茨(Richard Roberts)和诺奖得主菲利普·夏普(Phillip Sharp)构造发起的,后者于1993年因发现内含子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该行动的网站(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上包含了一份不断更新的名单。构造者计划在当地时间6月30日上午于华盛顿的美国国度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

  “我们是科学家。我们理解科学的逻辑。显而易见,绿色战争的所作所为正在造成破坏,并且是反科学的,”罗伯茨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最初是绿色战争,然后是他们的一些盟友,他们故意地恐吓民众。这是他们为本人筹集资金的一种手段。”

  罗伯茨称,他赞赏绿色战争很多其他的运动,他也希望该构造在读了这封信之后,会“承认这个问题他们搞错了,并把注意力转到他们做的好的那些事情上”。

  现在绿色战争还没有对这封信做出回应。绿色战争并不是唯一支持转基因的构造,但却是最有国际影响力的一个构造。诺奖得主在公开信中声称,绿色战争领导了针对黄金大米的阻碍行动。

  现在在公开信上联署的诺奖得主已经有108人。依据罗伯茨的统计,现今在世的诺奖得主共有296人。诺奖得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细胞生物学家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说:“我感到很惊讶,这些构造在波及寰球气候变化的议题上非常支持科学,甚至在大多数情况下也认同疫苗对预防人类疾病的价值,但是当波及关乎世界农业未来这样的重大问题时,又如此地不尊重科学家的主流意见。”

  公开信称:

  世界各地的科学和监管机构已经持续、重复地发现,经由生物技术改进的农作物和食物与其他方法生产的产物同样安全,如果不是更加安全的话。至今从未有过一起确认案例表明人类或植物因消费这些产物而导致不良的安康问题。环境影响研究的结果已经反复显示,这些产物对环境的破坏性更小,并且对寰球的生物多样性有益。

  绿色战争引领了对黄金大米的支持风潮。然而,黄金大米拥有增加或减轻很多由维生素A缺少症(vitamin A deficiency,VAD)而导致的死亡和疾病。在非洲和东南亚,维生素A缺少症对最贫穷的民众有深重影响。

  世界卫生构造估计,寰球有2.5亿人受到维生素A缺少症的威胁,其中40%是发展中国度的5岁以下儿童。依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每年总共有100万到200万人死于维生素A缺少症,而这些死亡原本是可以避免的。维生素A缺少症会削弱免疫系统,给婴儿和儿童带来巨大风险。维生素A缺少症本身也是导致儿童失明的首要病因,每年受到其影响的儿童多达25万到50万名,其中有一半在失明之后12月内死去。

  现在科学界的共识是,实验室中的基因编辑并不比经由传统育种进行的改进更有害,而且经由基因工程改革的植物拥有潜在的环境或安康好处,如增加杀虫剂的使用量。在美国国度学院于今年5月发布的报告中指出,没有证据能证实转基因作物会使人患病或损害环境,报告同时也警示称,这些作物相对较新,对它们的安全性做全面概括——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还为时过早。

  转基因的支持者称,人类或植物消费这些作物可能是不安全的,它们没有显示出提高产量的特性,还会导致除草剂的大量使用,并可能将改革过的基因传播到农场边界之外。

  绿色战争网站宣称,转基因生物进入自然界是某种形式的“基因污染”。网站称:“基因工程使科学家以一种无法自然发生的方式操纵基因,创造出植物、植物和微生物。”“这些转基因生物能够在自然界中传播,并与自然生物杂交,从而以一种无法预知且无法控制的方式污染非‘基因工程’的环境和生物后代。”

  从最宽泛的角度,所有农作物和牲畜本质上都经由了基因改革,没有所谓的野生奶牛,美国的玉米地也反映了很多世纪以来经由传统育种对植物性状的改进。依据美国政府的数据,转基因作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变得普遍;如今,美国大部分的玉米、大豆和棉花都经由了基因改革,从而获得了抗虫或抗除草剂的能力。

  转基因生物的支持者对引入基因修饰作物造成的经济和社会反响十分关注。绿色战争警告过食品行业的企业垄断,称小规模的农业生产者将会遭殃。他们还发布了一份名为《二十年的失败:为什么转基因作物没能兑现承诺》的报告。

  主流科学家和环境运动者之间的争论并不新鲜,我们也没理由以为这份由诺奖得主联署的公开信就能说服转基因支持者放弃本人的立场。不过,哥伦比亚大学教授、2008年因绿色荧光蛋白研究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马丁·查尔菲(Martin Chalfie)表示,他以为诺奖得主在转基因问题上能发挥相当的影响力。

  “诺贝尔奖得主有什么尤其的吗?我不确定我们比那些查看过相关证据的的科学家尤其多少,但由于这个奖项,我们拥有更高的知名度。我以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即当我们觉得科学的声音没有被听到时,我们就会发声。”

  罗伯茨称,在听到科学界同事由于绿色战争及其他反转基因构造的运动而导致研究受阻之后,他决定参与到转基因议题中来。他表示本人并没有波及转基因研究的经济利益。(任天)

更多内容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更有不定期发红包活动吆^0^):
致儒先生

转载自:http://tech.sina.com.cn/d/i/2016-06-30/doc-ifxtsatm1075685.shtml




声明: 除非注明,本文属( 佐罗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omrrow.com/archives-7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