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最后的离别!罗塞塔探测器将封闭通信体系并撞击彗星

分类:新闻摘要 作者:月上柳梢 评论:0 点击: 422 次 日期:2016-07-30

在欧空局“菲莱”着陆器的官方推特账号上发了一条令人伤感的推特:“我当初阔别地球和太阳!我想带上与你们相处的满满回忆(一同离开)。请从家乡给我寄明信片!”  在欧空局“菲莱”着陆器的官方推特账号上发了一条令人伤感的推特:“我当初阔别地球和太阳!我想带上与你们相处的满满回忆(一同离开)。请从家乡给我寄明信片!”
2014年,欧洲罗塞塔探测器向67P彗星表面释放了一颗小小的着陆器“菲莱”。这也是人类历史上初次胜利着陆一颗彗星的彗核表面。在那之后,这颗小小的着陆器已经在彗星表面寒冷而暗中的环境下孤单地渡过将近两年的时间  2014年,欧洲罗塞塔探测器向67P彗星表面释放了一颗小小的着陆器“菲莱”。这也是人类历史上初次胜利着陆一颗彗星的彗核表面。在那之后,这颗小小的着陆器已经在彗星表面寒冷而暗中的环境下孤单地渡过将近两年的时间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29日消息,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2014年,欧洲罗塞塔探测器向67P彗星表面释放了一颗小小的着陆器“菲莱”。这也是人类历史上初次胜利着陆一颗彗星的彗核表面。在那之后,这颗小小的着陆器已经在彗星表面寒冷而暗中的环境下孤单地渡过将近两年的时间。

  而当初,是到了最后跟所有人说再见的时间了。

  科学家们已经宣布,他们行将封闭罗塞塔飞船上的通讯体系——这是菲莱着陆器的母船,也是它的信号中继体系,是菲莱与地球之间唯一的联络渠道。

  2014年11月,菲莱着陆器胜利下降到67P彗星的表面,然而因为其固定体系出现的故障,导致菲莱在彗星表面产生了多次弹跳,偏离了预定着陆点,终极下降在一个悬崖下的阴影地区。

  光照不足导致菲莱无法产生充足的电力维持自身运行,这艘小小着陆器自带的蓄电池中电力很快就耗尽了。但是,在菲莱因为电力不足而陷入休眠之前的短暂时间里,它尽可能地开展了探测和数据采集工作,并将探测数据通过罗塞塔飞船转发到地球。

令人心碎的推特:“到了该跟各人说再见的时间了。罗塞塔飞船上与我接洽的渠道行将永久封闭…”令人心碎的推特:“到了该跟各人说再见的时间了。罗塞塔飞船上与我接洽的渠道行将永久封闭…”
菲莱在得到接洽之前向地球发回了彗星空中图像,可以看到它下降在一片阴影地区。因为其固定体系出现的故障,导致菲莱在彗星表面产生了多次弹跳,偏离了预定着陆点  菲莱在得到接洽之前向地球发回了彗星空中图像,可以看到它下降在一片阴影地区。因为其固定体系出现的故障,导致菲莱在彗星表面产生了多次弹跳,偏离了预定着陆点

  自从菲莱陷入“昏迷”以来,地球上的科学家们便不断尝试着重新与它接洽,但基本上都以失败告终,期间只有在2015年的6月和7月间,在彗星间隔太阳最近的位置时,因为光照条件稍有改善,菲莱曾经苏醒并向地球发回断断续续的一些微弱信号。

  但从那之后菲莱就再次陷入了彻底的沉默,终于,随着彗星越来越多阔别太阳,地球上的科学家们经过评估,认为重建接洽的希望基本破灭,他们决定放弃继续尝试的努力。此时此刻,67P彗星正以每小时5.7万公里的速度朝着暗中的太阳系边缘飞去,欧洲的空中控制人员行将封闭罗塞塔飞船上的“电子支持体系”(ESS),该体系是菲莱着陆器与地球联络的唯一渠道。

  在欧空局“菲莱”着陆器的官方推特账号上,工作人员发了一条令人伤感的推特:“到了该跟各人说再见的时间了。罗塞塔飞船上与我接洽的渠道行将永久封闭…”

  随后,它又写道:“我当初阔别地球和太阳!我想带上与你们相处的满满回忆(一同离开)。请从家乡给我寄明信片!”

  很快,空中将向菲莱着陆器发送指令,使其封闭以节约能量,并开始命令罗塞塔飞船逐渐降低高度,终极主动撞击它已经环绕飞翔了两年之久的这颗彗星。

  为期超过12年的罗塞塔项目旨在对67P彗星的严酷环境开展调查,并初次下降彗星的表面进行探测。

  这也就意味着,在彗星表面孤单渡过两年之后,罗塞塔飞船将前去陪伴小小的菲莱,它们将在一同,一同随着彗星飞向太阳系的暗中边缘,永久得到与我们的接洽。

罗塞塔飞船环绕67P彗星飞翔了超过两年时间,传回大量图像和数据,大大加深了我们对彗星本质的认知,并在彗星表面发现了构成生命所必须的一些有机物质  罗塞塔飞船环绕67P彗星飞翔了超过两年时间,传回大量图像和数据,大大加深了我们对彗星本质的认知,并在彗星表面发现了构成生命所必须的一些有机物质

  欧洲空间局发布的一份声明表示:“去年7月份以来,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来自罗塞塔飞船的信号。往年年初以来,我们认为菲莱着陆器已经处于永恒的休眠状态。但即便如此,我们仍然让罗塞塔飞船上的ESS体系保持开启状态,直到重建与菲莱之间接洽的希望变得彻底渺茫。”2015年7月9日,地球最后一次接收到来自菲莱的信号,自那以后,一片沉默。

  往年1月份,德国航天中心的科学家们向菲莱发送一条指令,命令它转动调速轮,以期能够让探测器清理掉自己太阳能电池板上面可能覆盖的灰尘,看看有否可能增加其接收到的太阳能电力并苏醒。

  科学家们相信菲莱着陆器上的两套信号转发器中的一套已经损坏,两套接收机中的一套也已经损坏,剩下的一套转发器和接收机也已经部分失效。

  尽管德国航天中心的科学家们相信菲莱表面可能并未被冰雪覆盖,但它用于获取太阳能的电池板表面很有可能覆盖着很多尘埃。

  除此之外,在67P彗星现在的轨道位置上,其夜晚的温度可以将至零下180摄氏度以下。这样的温度大大超越了菲莱在设计时能够承受的最低温度极限。

  尽管菲莱因为下降时产生的意外,未能在彗星表面工作充足久的时间,但它在得到接洽之前发回的珍贵信息已经大大拓展了我们对彗星本质的认识和了解。

现在67P彗星间隔地球大概6亿公里,大致位于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地区,并正在继续阔别。根据计划,罗塞塔探测器行将在往年9月份主动撞向彗星表面,从而为这场历时12年之久的太空探测计划花上圆满的句号  现在67P彗星间隔地球大概6亿公里,大致位于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地区,并正在继续阔别。根据计划,罗塞塔探测器行将在往年9月份主动撞向彗星表面,从而为这场历时12年之久的太空探测计划花上圆满的句号

  在所有的重要发现中,科学家们发当初彗星冰冻的彗核物质中,含有构成生命DNA和蛋白质的一些必须物质,如一类氨基酸:甘氨酸,以及含磷矿物等等。

  现在这颗彗星间隔地球大概6亿公里,并正在继续阔别。科学家们正在计划命令环绕这颗彗星飞翔的罗塞塔飞船进行一系列轨道机动动作,逐渐下降高度,并终极下降到彗星表面上。根据现有计算,在撞击产生前12小时,罗塞塔飞船将进行最后一次轨道调姿,此时它间隔彗星地表仅有大概20公里高度。但精确的撞击位置现在仍然尚未确定。

  西尔维娅·罗迪特(Sylvian Loidiot)是欧洲空间局罗塞塔运行主管,她说:“计划这一行程实际上要比计划菲莱着陆彗星表面还要更加复杂。罗塞塔飞船最后六周内的飞翔计划将非常具有挑战性,从很多方面来说,这一阶段的飞翔风险可能要比终极的撞击轨道还要高。我们越接近彗星表面,彗星不规则形状所带来的不规则引力场作用将对飞船轨道造成显著影响,我们必须加强轨道控制,于是我们也就需要进行更多的轨道调姿操作,在更短的时间间隔内不断进行调整。”

  但对地球上一直以来关注着这艘小小飞船的人们来说,相聚的时刻已经接近尾声,是时间对罗塞塔飞船和小小的菲莱着陆器说再见的时间了。至少,它们曾经为我们带来欢乐和新知,这就已经充足了。

  再见罗塞塔,再见,菲莱。(晨风)

更多内容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更有不定期发红包活动吆^0^):
致儒先生

转载自:http://tech.sina.com.cn/d/s/2016-07-29/doc-ifxunyxy5884037.shtml




声明: 除非注明,本文属( 月上柳梢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omrrow.com/archives-7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