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批评:“空中巴士”上路了 “民科”赢了?

分类:新闻摘要 作者:默然 评论:0 点击: 379 次 日期:2016-08-05

  8月2日,“空中巴士”——巴铁1号试验车,在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开始启动综合试验。新华社报道了这个新闻,很多威望媒体纷纷转载,称之为我国自主研发的“治堵神器”惊艳亮相。

  “空中巴士”这个由只有小学文化学历、被誉为“民间科学家”的宋有洲提出的观点,曾经登上《纽约时报》封面,被《时代》周刊与苹果iPad等一起列入2010年50大“最佳发明”榜单,却销声匿迹了6年。现在,路面测试让其再次吸引了公众的眼球。

  该怎样评价这个全国媒体都在热捧的名目?

  首先,此次根本不是网传的试运营,测试使用的也不是样车,而是等比例模型。新华社报道称巴铁能够依靠电力驱动,不过此次测试中,超级电容、快充等技巧却纯粹没有相干展示。这种没有纯粹模拟实际途径情形的测试,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该问的问题,之前网友都问过了。巴铁怎样拐弯?遇上途径原有的立交桥、摄像头怎样办?下方的小车行驶中撞到巴铁怎样办?巴铁科技的回复是:“你们的质疑,我们都有处理方案”。

  多年前曾给巴铁技巧做过论证的上海交通大学汽车研究院教授张建武,曾指出巴铁技巧的三个难以攻破的点。一是怎样处理电的问题,二是仅2.1米的高度下方车辆经由有心理压力,同时车身又由于重心高不稳固。三是车体转弯过程中的安全问题。自2010年后,上海交大就再没有和巴铁协作过。

  当然也不是没有方法,遇到转弯、路口,能够让步一下,让小汽车先停十几秒,等巴铁先转弯。转弯时,巴铁会把速率减至每小时10到15公里,确保安全。遇到立交桥,又能够让步一下,“实在不行请专业公司对桥面升高,也就是几百万。”这些都是巴铁科技名目总监宋友江公开表现过的。(补刀一下:中国途径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表现,北京所有的桥都是刚性桥,不是柔性桥,是没有方法升桥的。)

  但问题还远远不止这些,怎样防止超高的车辆从平交路口进入相干车道?怎样保证有违章现象呈现时巴铁的安全?怎样防止轨道被停车占用?列车下方的车辆看不到路况和交通标志,怎样保证它们不出事故?

  退一步说,即使可行性的问题都处理了,是否有效实用的问题,却不是让步能够处理的。

  造价只是地铁的1/5,能够相信,但“治堵神器”,依据是什么?

  交通问题不仅仅是技巧问题。如果要宣扬巴铁能够治堵,就要拿出证据来,而在目前的测试中,这一点仍不包括。

  治堵,是这个巴铁观点的最大卖点,也是灵感的来源。在想象中,这好像是不言自明的,不影响车辆在下方通行,又增加了交通工具,应该就能缓解交通拥挤,但这真的有效吗?地铁在北上广都没治住的堵车,巴铁能立竿见影地处理掉?

  我们先看特殊情形下的堵车原因:雨雪、雾霾天气,临时限速、途径维修保养、路况(红绿灯等)、车祸、收费关卡等。这些巴铁都无济于事。

  即使是在最理想的直行场景,上述意外情形都没有产生,还有车流饱和时的自然堵车会产生。

  在高峰时段,地铁只要不产生故障,即使出行人流饱和,也不会产生堵车。而在巴铁的适用场景中,即官方宣扬的“都会主干途径面的上空”,巴铁虽然增加了替换出行方式,但由于线路覆盖范围小,分流的乘客有限,远不足以在经常堵车的大都会替换大部分经由主干道的车辆。又由于没有纯粹抢夺路权,巴铁不能避免下方车流接近饱和。

  当车流接近饱和,最罕见的堵车就可能产生。前方司机的刹车或变道,会形成后方车辆依次的连锁反应。2008年,名古屋大学的科学家曾做过试验,研究人员让22辆汽车均匀间隔,在一条230米长的单车道环路上行驶,并且告诉司机以30公里的时速驾驶。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呈现了细小的扰动,有的车和前车距离缩短了,并踩了刹车,扰动又逐渐放大,最终产生了交通拥挤。

  这种车辆密度的变化沿行驶偏向的反偏向传播,在数学上被称为“激波”。要消除这种拥挤,也许要寄望于人工智能的发展,帮助司机更好控制车距。

  而都会途径中又存在大量的交叉口,容易形成瓶颈路段,最终导致另一类罕见的拥挤。在这些交通的咽喉,巴铁以庞大的身躯减速经由,小汽车再追上,斟酌到巴铁的转弯速率,其对这类拥挤的加剧,可能超过了别的替换交通。这是巴铁仅有“半路权”的另一个不利结果。而此次路试只测试了直行情形,大家更关心的拐弯、红绿灯等测试都没有进行。

  再看一下宏观层面的拥挤原因:都会与途径规划不当、人口密度过高、交通违规处罚不力等等,和巴铁也没有关系。

  硕果仅存的,只有巴铁带来的替换交通增加。而因其仅适用于大都会的主干道,范围很有限,要证明其相对于别的替换交通有比较优势,就不简单了。由于需要牺牲速率换安全的场景太多,巴铁的出行效率可能并不比公交和地铁高。

  交通拥挤是远未处理的科学难题,很多不同领域的研究者,经由数学计算和试验计划,都下过大力气。但至今连完善的交通拥挤模型都不能建立。从这个意义上,说一项新发明的交通工具能够抓住最关键的参数对拥挤问题加以处理,为时尚早。

  因此结论很清楚了,巴铁这种观点先行的产物,其对交通拥挤的治理,也仅仅还存在于观点上。当然不是说,这样的科技创新毫无意义,我纯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此次的巴铁上路,根本说不上是“民科的胜利”。

  最后,斟酌到新华社都将其称为“我国自行计划研制、全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空中巴士’”,俨然上升到了国家级的层面,还有必要澄清一些事实。

  巴铁并没有与轨道交通领域威望的西南交大签订协作协定。(天津日报)

  巴铁名目投资方华赢团体已经开始召募“巴铁”基金。华赢团体董事长白志明向记者表现,“巴铁”一期基金是否已经召募完尚在确认之中。(每日经济新闻)有网友还指出,负责“巴铁”的公司其实是个P2P理财公司,一直在吸纳投资人的存款,并承诺回以高额利息,但其资金链并不稳固。

  巴铁由“立体快巴”改头换面而来。5年前就有报道称,巴西的玛瑙斯市政府代表与立体快巴公司已签订总价46亿人民币的代理协定,推进世界杯和奥运会交通建设。现在奥运会要开幕了,样车都没有问世。()

  2010年时宣扬的建设区域后来纷纷辟谣,如北京门头沟。(京华时报)但最近媒体又称,巴铁科技已经与河南省周口、天津河北区等地签订协作协定。此次北京公交团体的微博也转发了“巴铁上路”的新闻。

更多内容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更有不定期发红包活动吆^0^):
致儒先生

转载自:http://tech.sina.com.cn/d/i/2016-08-04/doc-ifxutfpc4440915.shtml




声明: 除非注明,本文属( 默然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omrrow.com/archives-7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