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规划乡村电商:不只是送“快递”那么简略

分类:互联大事 作者:鞭辟入里 评论:0 点击: 348 次 日期:2016-08-10

  新浪科技 周雪昳 王上 周峰

  与这些住在北京北部山区的村民一般,在中国还有大约7亿长期居住在乡村的农夫,他们也被以为是离互联网最远的一个群体之一,因而,许多人以为,让一位农夫接受电商这种购物方法,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事实却并非如此。

  “网上衣服好看,不像镇上卖的那些,花样少,老气,也不便宜。”在被问到为什么会网购时,家住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羊平镇西郭村的小南(化名)这样告诉新浪科技。小南很早就在村庄结婚了,作为家庭主妇,她第一次接触网购,来自近几年从城里回来的朋友们的推荐。

  事实上,在电商大佬们的目光还聚焦在城镇市场的时间,大批节假日返乡的农夫工和学生就已经将电商概念带到了乡村。而在城镇市场遇到天花板增速明显放缓之后,大佬们终于将触角伸向了简直未被互联网开垦的乡村市场。

  渠道下沉、村淘、乡村效劳站,成为最近一两年里电商和物流大佬们摇旗呐喊的几个标语。一个数据是,依据国务院开展研究中央乡村经济研究部曾在2014年预测,2016年举国乡村网购市场总量有望突破4600亿元。

  一个现实是,开展乡村电商须要算的并不仅仅是一笔经济账,除了须要投放在规划物流网络的巨资,消费习气、物流监控以及网络、公路各项基本建立等都将成为规划乡村电商和物流的关键节点。

  落伍的外地贸易

  位于怀柔喇叭沟门自治乡乡当局门口的小卖部固然也是北京的一部分,但新浪科技第一次踏进这个镇上的小卖部,就瞬间意识到物质匮乏这四个字对乡村、农夫到底意味着什么。用外地人的话说,“我们是山村,不是乡村,好多东西,镇上是买不到的,得搭车去城里”。

怀柔喇叭沟门自治乡乡当局门口的小卖部固然也是北京的一部分,但物质匮乏已然困扰着这里的乡村。怀柔喇叭沟门自治乡固然也是北京的一部分,但物质匮乏依然困扰着这里的乡村。(张泽宇制图)

  新浪科技在镇上走访了解到,除了周一有一场市集可供村民采购之外,就剩下这个一百多平米的小卖部辐射周边的几个村子上百户人家。小卖部里灯光昏暗,空间很大,但大多数空间都被杂物占据,油盐酱醋等商品零零碎散地摆放在货架上、各种饮料堆积在冰箱旁边的角落里,包装上落下了一层灰。除了饮料和薯片之外,其他商品品牌非常单一,简直都是一些没听说过的牌子,供挑选的余地很小。

  一些诸如烧水壶、电饭锅、台灯的小家电更是由于常年无人过问,接线口、开关等已开端老化,让人怀疑已经不具备正常使用的功能,手机、耳机、充电器等更是不在老板的进货范畴。

  事实上,这个小卖部正是当前中国乡村贸易的真实写照——麻木的老板、短缺的商品品类和常年不变的品牌。然而,落伍的传统贸易对中国几千万乡村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一提的新鲜事,而真正给外地贸易带来变化的是近几年中国庞大的都会化进程。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去城里上学、打工,习气了都市丰富物质生活的年轻人在节假日返乡时面对落伍的外地贸易时无足适从的反应,推动他们将更多都会的商品和购物习气带到乡村。在采访中,新浪科技发现,超过八成的收件人都是经由孩子接触网购的,农家院老板是乡村网购最频繁的一个群体之一。

  事实上,在2013年之后,乡村的基本建立也产生了很大的改变。

  依据2013年财政政策,除继续加大民生投入外,支持城镇化开展将是积极财政的一大主题。其中,公共效劳均等化和基本设施建立将是支持城镇化开展的两个重点。

  而据外地村民先容,2013年以前,从北京三元桥到怀柔喇叭沟门自治乡须要四个多小时,其中还有两小时是双向通行的盘山公路,碰上冬季降雪还常常封山。2013年之后,过去的老路改为单向通行,与新修的公路配套使用,缩短了进出山区的时间,为物流的笼罩提供了条件。

  与此同时,外地的网络笼罩也逐步接近百分之百,这让、阿里等电商大佬看到了规划乡村市场的一个契机。都会用户增加放缓,流量红利时代结束,电商企业急需新的增量,来维持平台的高速开展。京东乡村电商负责人王辉先容,京东是在2014年底开端在配送部门上线了乡村电商名目组,“实在就是意识到大家当时关注度比较高的一线都会已经成为了红海,乡村市场则是一片空白的蓝海”。其次,王辉以为,乡村电商名目放在配送部门也是由于只有物流先下沉才能带动商流。

  依据资料,也在同时启动了开端向乡村地域下沉的“千县万村”计划,按照阿里集团的规划,他们计划将在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树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央和10万个村级效劳站。

  难以触达的最后一公里

  然而,比拟于电商大佬们的宏图伟业,乡村人的实际生活究竟产生了怎样的变化?

  为此,新浪科技对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进行了走访调查。

从地图上看,县城到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最快须要3个小时两旁的车程。然而,两地的物流和快递天地之别。  从地图上看,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县城到北京,最快须要3个小时两旁的车程。然而,两地的网购体验天地之别。(张泽宇制图)

  家在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羊平镇西郭村的小南是在2013年开端接触网购的,比拟于城里人,小南的“网购”本钱要高得多。

  小南所在的村庄同样是个山村,位于华北平原西部,太行山东麓的半山区,间隔其所辖的镇子大约2公里,镇子间隔其所辖的县城又有10公里。这个里间隔互联网行业发达的一线都会并不算遥远。从地图上看,县城到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最快须要3个小时两旁的车程。然而,两地的网购体验有着天地之别。

  “在2013年前,许多快递送不到村里,也送不到镇上,只能去离家至少10公里远的曲阳县城去自提,有的能到州里上,但只有邮政EMS。”小南回忆称。2014年之后,乡村电商开端逐步成为了电商和物流大佬们的下一个掘金池。

  一时间,刷墙这一原始而古老的市场营销方法成为了大佬们进入乡村市场的打响的第一枪,“发家致富靠劳动,勤俭持家靠京东”、“老乡见老乡,购物去”等等标语漫山遍野,但即便把乡村地域的墙全都刷满,无法实现物流配送以及网络铺设,一切也将成为空谈。

  2014年之前,小南最大的欲望就是快递能送到自己门口。如今,提货点从10公里外的县城搬到了离家几公里的镇子上,但小南的欲望依旧没有实现。

  是该地域还未被电商物流网络笼罩?还是另有他因?

  据小南先容,近两年来,各大快递公司的网点从曲阳县搬到了羊平镇,本以为网点近了,就能够像城里人一般坐在家里等快递了,然而,这些快递网点却增加了一项收费,即须要消费者到代理点自行取件,而且每个快件最少要交2元的“手续费”。据小南先容,在州里的四通一达、顺丰等所有快递企业都有这样的“潜规则”,京东旗下的自营快递也是一般。

  对此,包括小南在内的许多网购村民都觉得收费这个事情极不合理。因而,为了省去额定多出来的配送费,小南常常拜托村里去镇上办事儿的人捎快件,实在找不到人再交钱。也有极少数消费者不买帐,找各种理由拒绝交手续费,“给一张100元的让快递员找零,有的时间他们也就不好意思收了。”一位男性村民这样说道。

  对额定收取的费用,新浪科技联系到了一位做快递的配送人员,他解释称:“我们这个地方网购的包裹,实在只送到县城,然后我们开车去县城取,村里的人再来我们这边自提,我们也是有路费的,额定收取的也就是这个路费”,“从镇子到县城的公交车单程还3元呢”,他补充道。

  此外,该配送员表示,大部分乡村的房屋都没有门牌号,许多快递很难送到乡村人的家里,还有的村子由于面积较小或地理位置偏僻,网购量零碎,所以村里没有收发网点。这种情况下,快递只能送到设有网点的州里上。

  乡村快递收取手续费一事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多名快递公司的高层向媒体表态,已付费快递派送,绝对不能再收客户的钱,这是行业内的规定。然而至今,乡村快递收取手续费仍然屡禁不止。

  乡村物流的势力网

  尽管乡村电商只是从2014年才开端被提出的一个概念,然而,截止今日,举国四万余个州里已简直被各家物流公司瓜分干净。在这个简直空白的电商市场里,“物流先于商流”成为开拓市场的关键命题,毕竟网络能够经由一根网线连接全世界,但物流却须要一个节点一个节点的落地建立。

淘宝、京东在乡村电商的规划对比淘宝、京东在乡村电商的规划对比(张泽宇制图)

  对此,拥有自营物流的京东被以为是这个市场的有力竞争者之一,2015年,京东推出县级效劳中央+京东帮、京东的乡村金融和与地方当局协作三个方法规划乡村电商。这三个方面从物流、金融和市场渠道等方面拓展京东的乡村电商领域。

  据了解,“京东帮”的核心,并不是京东的业务系统从线上走到线下,而是要基于线上的平台优势,树立线下的效劳配送安装等效劳系统。从本质上看,树立京东帮,就是要帮助京东商城树立笼罩县镇市场上的物流、安装、效劳等一系列才能,推动京东从小家电市场走向大家电市场的笼罩才能,完成京东从都会市场向州里市场的落地才能。

  依据京东披露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京东乡村推广员15万人,可笼罩15万行政村;京东县级效劳中央超700家,效劳笼罩超过800个县;京东帮效劳店规划已超过1200家;特产馆及特产店相关商家近600家。京东计划在2016年底,建立1500家县级效劳中央,招募25万推广员,完成1600多家京东帮运营,笼罩举国40多万个行政村。

  在刘强东看来,用传统的配送方法给乡村的客户效劳,本钱是北京、上海等一线都会本钱的五倍以上,这也是妨碍乡村电商开展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因而,除了树立行政村外,京东还推出了物流技术创新名目。

  淘宝方面,2014年,淘宝启动千县万村计划,到2015年12月,乡村淘宝村级效劳站点已经超过10000个,笼罩举国20余个省份。而支撑淘宝乡村电商运作的物流系统来自于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鸟网络,按照阿里的规划,建成后的菜鸟网络将是一个能够笼罩举国的物流骨干网络,截止到2016年5月,菜鸟网络已经在举国树立起一张笼罩320多个县,近1.6万个乡村效劳站的乡村末端网络。 

  “不要觉得乡村电商很low(低级),一个省的乡村消费潜力,相当于欧洲一个小国!”阿里巴巴一位人士透露,“这相当于一场‘国内的全球化’,是支撑阿里巴巴用户量、DAU(日活跃用户数)、GMV高增加的基本。”

  与此同时,2016年,被称为快递公司的上市年,继圆通、申通、顺丰之后,另一家快递公司韵达也在2016年下半年的第一天,踏上了借壳上市之路。有业内人士分析以为,促使各家快递加速上市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希望在乡村市场的“军备竞赛”中赢得头筹。

  毫无疑问,物流网络的打造须要对货物、仓库、物流中央、车辆等资源进行有效整合,而乡村物流更具有一定特殊性。各家电商以及快递在乡村的规划固然如火如荼,但物流行业的整合才刚刚开端,乡村物流依旧面临着许多难题。比如菜鸟网络几大协作伙伴,尤其是快递公司之间的竞争依然存在,同盟之间的协调管理仍有困难,代理商的监管问题仍未解决。

  规划乡村物流网络不只是“快递”那么简单,也非一朝一夕,乡村物流除了建立骨干物流网络,对乡村这块特殊市场,须要拓宽触角,网状规划效劳点,做好乡村基本的建立,以此承担交通不发达处的配送与效劳。因而像小南一般居住在偏远乡村的用户,如果都想在家门口收发快递,并且能享受和都会一般的效劳,仍然还须要一些时间。

  继续阅读:

更多内容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更有不定期发红包活动吆^0^):
致儒先生

转载自:http://tech.sina.com.cn/i/2016-08-09/doc-ifxutfpf1575610.shtml




声明: 除非注明,本文属( 鞭辟入里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omrrow.com/archives-7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