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记者考察:网络租人平台是交际还是约炮?

分类:互联大事 作者:奇妙冰淇淋 评论:0 点击: 418 次 日期:2016-08-18

udast

  南都记者暗访租人软件,看似美好平台实则暗藏桃色圈套

  几年前,“租个女友回家过年”的想法或许还只是都会打工族之间相互调侃的笑谈。如今,搭着共享经济的东风,花样迭出的网络租人平台让“租个大活人”成为现实。

  经由微信公众号或手机客户端绑定团体手机号并上传照片即可完成注册流程,用户可按小时计价将本人出租或租到满足请求的人,租约的内容涵盖心思征询、相邀用饭、饮茶、打电游、健身等等。

  不过,看似美好的网络租人平台实则暗藏桃色圈套:约炮、发展兼职一夜情……执法专家呼吁租人平台加强监管职责,并建议消费者事先与出租方沟通买卖内容,如遇守法行动第一时间报警。

  谁在用

  结交党:

  生活圈子小找人来解闷

  多位平台使用者向南都记者坦言,都会生活压力大、精神空虚促使他们选择到虚拟的网络平台找人“解闷”。

  在深圳任务的雅静今年24岁,她已经是网络租人平台的老玩家。一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微信友人圈看到友人分享的租人平台链接,第一次懂得到租人软件。

  刚任务一年,雅静的生活圈子很小,抱着结交友人的想法,她实验在平台上出租本人,并把出租范围设置为“同城约饭、健身跑步、游戏陪练和商务陪同”。

  雅静告知南都记者,她第一次被租是陪人温习考试。雅静回忆,对方当时正准备创业,需要看考证相关的工具书。经由软件简单谈天过后,两人相约晚上9点在一家24小时不打烊的书店会晤。

  雅静说,本人经由平台结交了一些友人,但在出租过程中也时刻保持着戒心,“假如在线上交换是觉得不对劲,是不会同意出租的。”

  外快党:

  双方会晤再次商定房钱

  和雅静的结交好友不同,来自湖北的95后小伙阿城则把租人平台当成挣外快的渠道。今年4月刚到广州的阿城正职是一名健身教练,较为松散的上班时间让他感到空虚。一个月前,经友人介绍,他也玩起了租人平台。由于身型健美,阿城被租的频率很高,而且租他的大多是爱好摄影的专业人士。

  “他们会约我到宾馆里拍照片”,阿城告知南都记者,虽然会晤前,求租人会经由平台支付一笔预定金,但往往双方会晤后还会再次商定房钱。以阿城为例,他在租人平台上的出租价格为100元每小时,但每次应允摄影师拍摄请求所获得的酬劳可达400元每小时。

  被问及能否担心安全问题时,阿城表现,他普通会在会晤前先经由平台跟租客简单对话,大致懂得对方基本情形后再肯定能否接单。南都记者懂得到,部分网络租人平台会请求租客缴纳一笔“预定金”,金额根据房钱上下浮动,假如最后买卖不成资金会退回到租客账户。

  吐槽党:

  不想把负能量展示给熟悉的人

  25岁的章老师是广州两家公司的老总,客岁9月,友人介绍他开始使用租人平台。“吃用饭、看看电影、谈谈心,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可干”,作为公司老总,他不想把负能量的一面展示给友人、员工看,“我希望在别人面前,都是积极向上的样子。”

  把生活的烦心事说给陌生人听,就没有这样的后顾之忧。章老师通常会提前一天在平台上预定,“我会找年龄相仿的女性,漂亮、性格好、没有公主病,由于假如我心情不好,对方还跟我耍公主脾气,岂不是给本人添堵。”

  开车去接对方、用饭买单等,章老师觉得都无所谓,“租人也是一种交际”,他会把租到的女生当做新友人看待。事实上,很多女生跟他聊得投契,当下就免单,成为了友人。

  从客岁9月至今,章老师已经有过10多次租人经验,“我对陌生人顾虑比较小,由于平时就很喜欢在交际平台结交,普通谈天之后,对对方就会有一定懂得,不靠谱的就不会继续接触了。”

  另一面

  首页:多为妖艳、裸露女性

  既能结交友人又能挣钱的网络租人平台真的有那么好吗?记者体验租人平台,看到首页推荐多为穿着裸露、打扮妖艳的女性,同时不少人用租人平台来进行情色买卖。

  南都记者下载多款租人软件进行了测试后发现,注册租人软件时普通只需验证手机号码并上传一张照片。部分租人平台开通了实名验证,但不强制每位用户进行实名认证。阿城告知南都记者,实名认证的用户成功租出的概率会比较高。

  一网络租人平台公关说明称,出租本人的用户一旦上传身份证,平台人工考核之后,就会打上“已身份验证”的标签。为了确保用户真实身份,除有专门的客服职员对用户上传的身份证进行人工考核外,还会对客户上传的头像进行图片辨认,“假如是随便到网上下载一个网红照片,我们经由比对能够辨认出来,就不会经由。”

  进入租人软件后,后台可根据使用者所在都会进行定位,并按用户需求进行挑选,挑选的维度包括职业、性别、昵称、技能(如:美术、烹饪、心思征询等)等等。南都记者注意到,租人软件首页显示的大多为用户的照片,据照片显示,平台的出租人大多为女性且打扮妖艳、衣着裸露,但备注的技能大都为心思征询。

  告发:依旧收到“约炮”信息

  随后,南都记者实验以100元每小时供给“谈天、厨艺”效劳出租本人,但在租人平台收到的回复却令人震惊。多名男性用户在后台留言称,请求供给兼职“一夜情”效劳,并表现价格“好商量”。

  记者随后将这一情形反馈至平台,接线的任务职员表现,可以进入租客的团体页面进行告发,经平台肯定情形属实后会尽快令其“下架”。南都记者依照任务职员指示对上述那名用户进行了告发,但后续几天内该名用户依旧经由平台向记者发送“约炮”信息。

  除了客户端后台上的交换,这些网络租人平台的用户只要开通会员即可查看求租人的微信ID。招租信息挂出后,南都记者收到了一条来自网络租人平台的微信好友验证信息,对方同样提出了发生关系的请求,并且开价相较平台上更高。

  回应:若查实会封号违规者

  针对用户的违规行动,网络租人平台来租我吧创始人曹甜甜说明称,平台有告发功效,假如客服查证告发属实,会对违规用户进行封号处置,且有客服职员专职处置封号和解答疑问。

  曹甜甜告知南都记者,她很理解人们对陌生交际的担忧,因此,她建议第一次会晤时一定要约在大众场合,并保留好谈天记录等证据。“我们也计划要上线一团体身险的功效,雇主要给出租人购买一个固定的几块钱人身保险,给出租人一个保障。”

  曹甜甜以为,目前国内陌生交际产品并不完美,但有规范化的趋势,“我们也希望更多地去完美,扭转大家对租人平台的不好印象,慢慢接受这种新的结交观念。”

  专家说法

  出租效劳若守法 平台方要负义务

  随着网络租人平台在普通人中走红,潜藏的安全隐患应当如何防范?假如用户经由网络租人平台产生人身财产伤害,义务应当由谁承担?如何把出租行动规范在合法范围内?

  中国网络执法网首席执法参谋、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执法参谋赵占领以为,界定出租活动能否违反执法的关键是看出租效劳的性质,“租人只是噱头,网络租人平台实际出租的是效劳。”

  赵占领以为,平台承担供给网络信息效劳等义务,只能考核用户的身份信息,假如用户挂羊头卖狗肉,以合法的名义约见租客,私下会晤后才提出不正当买卖请求,平台不存在义务。“诸如旅行、用饭、瑜伽私教效劳本身是符合执法的,租人行动没有任何问题。但若以租人名义从事卖淫嫖娼等行动,是执法所不允许的。”他强调,假如出租的效劳在形式上本就守法,平台方就负有义务。

  中国政法大学大众决策研究中心研究员、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飞指出,网络租人平台存在投诉无应答的情形是未尽到监管义务,“以色情或团体隐私为卖点,故意引诱或放任守法行动供给便利,又没有投诉渠道或者不积极处置,使中立的平台沦为守法犯罪的工具。”

  采写:南都记者 嵇石 实习生 雅婷

from:http://tech.sina.com.cn/i/2016-08-17/doc-ifxuxnah3707303.shtml

致儒先生




声明: 除非注明,本文属( 奇妙冰淇淋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omrrow.com/archives-8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