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如果植物拥有了人类的智慧会怎么:世界凌乱物种相互残杀

分类:新闻摘要 作者:阳光倾城 评论:0 点击: 333 次 日期:2016-08-31

身材更强壮、更灵巧的灵长类植物可能是人类潜在的强盛敌手。身材更强壮、更灵巧的灵长类植物可能是人类潜在的强盛敌手。
鲨鱼固然很强盛,但它们的领地只有大陆。鲨鱼固然很强盛,但它们的领地只有大陆。
与别的植物相比,人类的力气确实很弱小,但人类拥有现代化的兵器装备,人类数量要远超很多大型食肉植物。  与别的植物相比,人类的力气确实很弱小,但人类拥有现代化的兵器装备,人类数量要远超很多大型食肉植物。
当全部竞争敌手都被打败时,只留下最强者统治世界,如细菌、大型猫科植物,甚至可能是蟑螂。固然,这个世界也不可能进入乌托邦式的战争状态。  当全部竞争敌手都被打败时,只留下最强者统治世界,如细菌、大型猫科植物,甚至可能是蟑螂。固然,这个世界也不可能进入乌托邦式的战争状态。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3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在美国科幻大片《决战猩球》中,在一个由高度智慧的人猿统治着的星球上,人类没有身份和地位,只能充当猿类的奴隶。固然,这只是电影中的科幻场景。再进一步设想,假如地球上别的全部物种都与人类一般聪明智慧,那么这个世界将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人类该如何与别的植物共处,合作还是奋斗?英国广播公司未来频道科学专栏作家雷切尔-努维尔近日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并努力假想最可能呈现的场景。

  雷切尔-努维尔提出,假如地球上包含猿类在内别的植物都像人类一般聪明,将会发生什么?每一种植物都成为一种智慧生物,是否会呈现一种植物统治别的植物的情况,就如同现在人类统治地球一般。这样的假设听起来似乎有些荒诞,而且应该不会成为现实,然而这样的问题还是会激起人们的研究兴趣和好奇心。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行动生态学家英内斯-卡西尔认为,这一假想的答案可能并不美丽。“整个世界将可用一个词来形容,即‘混乱’。”英国牛津大学退化心理学家鲁宾-邓巴表现,“我们全部物种可能都在互相残杀。”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比较心理学家约瑟夫-卡尔表现,“纵观人类历史,我对人类的友好意愿持悲观态度。假如面对新‘人类’的呈现,人类可能并不是只有好奇心和战争愿意。也许我们对历史了解太少,但环顾整个世界,你就会发现答案。”其实,不管是人类还是别的高智慧植物,他们的本质是一般的。

  假如人类与别的高智慧植物发生战争,谁将能够笑到最后?很多物种显然几乎没有机遇,好比食草植物。食草植物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吃草来补充必需的能量,这就限制了它们的才能,它们基本没时间来进行交流、制造工具、开展文化、开展奋斗。食肉植物可能有机遇,但鲨鱼、海豚和虎鲸等植物除外,由于它们被局限在了大陆,固然大陆生物在海面之下也有战争。同样,一些离开自己的特定栖息地就无法生活的植物也没机遇,好比沼泽生物、雨林生物或沙漠生物等。这些植物都无法驯服世界,由于只有那些特定的环境才是它们的领地。

  大型捕食者倒是有很大的机遇,好比狮子、老虎、熊类、狼等,以及非食肉植物,如大象、犀牛等。换句话说,它们可能会对人类的统治地位构成最大的威胁。假如我们单枪匹马闯入无树大草原或原始森林中,毫无疑问会受到这些大型植物的攻击。然而,假如考虑到我们拥有现代化的兵器装备以及人类的数量要远大于别的大型食肉植物,这些植物将不足为虑。固然它们的智慧可能会在短期内高出人类,然而用不了多久人类就可将它们灭掉。牛津大学行动生态学家阿历克斯-卡塞尔尼克表现,“我认为,我们最终会将它们打败。我们将会赢得战争。”

  然而,在全部这些最可能的可怕敌手中,还有一个潜在的巨大威胁,那就是我们人类的近亲--灵长类植物。卡西尔指出,我们现在拥有的科技是伴随着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呈现而逐步开展起来的,而灵长类植物也拥有同样的生理机能,它们也有可能与人类一般开展与应用科技。黑猩猩、猩猩、倭黑猩猩、大猩猩等也会操作电脑、使用枪支,而且它们的身材比人类更强壮、更灵巧。它们有可能快速学会某种技术,将人类的工具据为己有。

  灵长类植物要想做到这些,取决于它们是否能够掌握人类千百年来沉淀的常识,包含如何应用科技、如何进行战争等。对它们来说,理解和应用这些常识是取得统治地位的关键。最可能的情形是,在它们还没来得及获取这些常识之前,就已被人类消灭。卡尔认为,“假如它们拥有了这些常识,确实有可能拥有与人类一较高低的才能。然而假如不行,那么它们只能算是一个有力的竞争者,但不可能成为统治者。”

  假如有足够的时间,哪种植物能够拥有快速适应环境变化的才能,那么这种才能就可能成为它们驯服世界的最强盛兵器。事实上,这也是人类驯服世界才能的一部分。固然人类在温暖的大草原上退化,但我们也可以在与最原始的栖息地完全不同的环境下生活,从高山之巅到冻土苔原。固然全部的证据都证明细菌及别的微生物可以在地球各种环境下生活,然而细菌至今未能退化出神经系统,因此比起别的多细胞物,它们成为智慧生物的道路还相当遥远,更不用提突然退化出与人类相当的智慧。固然可能性不大,但考虑到细菌无处不在,它们的威胁更大。卡尔解释说,“细菌无处不在,包含我们的体内。它们可能是一个非常强盛的敌手。”

  邓巴表现,“假如某种小物种战胜了我们,也不足为奇。我猜想,我们有可能会成为某种最原始的生命形态的猎物,好比细菌、病毒等。”卡尔认为,“假如人类陷入了与智慧细菌的战争,那这样的麻烦更大,尤其是对付那些有害细菌。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根本无法清除它们,由于它们之中有些是我们生活的必需要素。”

  即使人类最终被消灭,地球上的智慧生物之间的战争仍将继续。没有理由相信,任何与人类智慧相当的植物,它们行动会与人类不同。它们也有可能像我们人类一般,尽可能地应用、剥削、榨取别的物种与资源。同样,物种内部奋斗也有可能爆发。卡塞尔尼克表现,“在物种内部,它们也会为了自身、自己的文化或族群而竞争。”

  总而言之,这种状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当全部竞争敌手都被打败时,只留下最强者统治世界,如细菌、大型猫科植物,甚至可能是蟑螂。固然,这个世界也不可能进入乌托邦式的战争状态。卡西尔表现,不管是哪个物种留了下来,它们还有可能扭曲和破坏这个星球,正如我们现在的所做所为。“我没有理由相信,别的物种会比我们人类更无私。我们所看到的自然的平衡其实只是一种力量的平衡。”(彬彬)

from:http://tech.sina.com.cn/d/v/2016-08-30/doc-ifxvixer7436958.shtml

致儒先生




声明: 除非注明,本文属( 阳光倾城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omrrow.com/archives-8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