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对于基因编辑技巧 大多数美国大众实在是谢绝的

分类:新闻摘要 作者:为者常成 评论:0 点击: 385 次 日期:2016-09-03

udast

  “令人恐怖的只是恐怖本身。”罗斯福的名言似乎在告诉我们,对未知事物的恐怖并不用放在心上,我们需要放下心来拥抱未知。

  不过,Pew Research Center survey近日一项针对美国大众的考察显示,对基因编辑、脑芯片植入与合成血液等一系列能对人类进展产生重大转变的生物技巧,大家的立场并不如想象的那样悲观。

udast

  基因编辑技巧即我们通常所说的CRISPR技巧,可以理解为基因编辑,也就是将基因组中的错误位点基因进行“修改”,使人体细胞恢复正常机能。

  而首例人脑芯片呈现在1950年,胡塞 · 戴尔卡多尝试经由刺激人脑的某一部分而转变人的情绪,乃至控制人的一条胳膊或腿,但最终这项试验由于有悖伦理而终止。而在近期,Lawrence Livermore试验室则公布了他们研发的一款芯片,能够植入大脑内,以恢复记忆神经细胞。

  合成血液最著名的信奉者莫过于《从0到1》的作者Peter Thiel,他一直很重视抗衰老技巧的研究,乃至关注一种“经由输年轻人的血液以达到延年益寿”的疗法。

  该考察随机访问了4726位受访者, 在这份问卷中,60%的大众认为此类生物技巧“非常”或“有些”让人担忧,即使基因编程的目的在于让婴儿出生前就能避免因基因缺陷而可能引致的疾病。比起对基因技巧的热情,更多的大众选择了观望和保守的立场。

udast

  产生这种观念的起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在于对基因编辑技巧的懂得水平;另一个在于对宗教信奉的影响。

  考察显示,大众对基因编辑技巧的懂得越多,他们也更乐意将这项技巧运用于自己的小孩身上。整体而言,超过一半的美国大众都据说过“一些”或“经常据说”基因编辑技巧,但比起从来没有据说过基因编辑技巧的人们,前者有一多半乐意采用。

udast

  另一个重要起因是对宗教信奉的影响,不少具有宗教信奉的大众认为基因编辑技巧是一种对自然的挑战。34%虔诚的成年人表现,他们不会运用基因编辑技巧以降低小孩的患病风险。而对那些信奉立场不太坚定的人而言,接受水平提高了一倍(63%),由于他们更倾向于认为这对人类临时开展是有益的。

udast

  而对基因编辑技巧能否越界的问题,认为侵犯了自然法则的大众(46%)和并不以为然(51%)的大众则不相上下。

udast

  此前雷锋网曾经报道过,中国科学家将在不久之后进行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试验。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肿瘤学家卢铀将招募一批患恶性非小细胞肺癌的患者,从患者体内提取T细胞(一种免疫细胞),随后进行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巧将特殊基因敲除。而基因上携带的PD-1蛋白质能够对细胞发起的免疫反应进行检查,并防止安康细胞受到侵害。

  而值得一提的是,CRISPR技巧的创始人一Jennifer Doudna曾在公开场合表现,目前阶段她不赞同科学家用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起因是到现在为止,还没能预测到基因编辑胚胎带来的临时影响。而有73%的美国大众认为在我们尚不清楚基因编辑技巧的全部利弊之前,它就会被应用于人体身上。关于基因编辑技巧,持消极观念的人还是居多。

udast

  有些伦理学家和将来学者们对此表现悲观立场,他们认为这对人类的安康开展有着极大益处,而在人类胚胎上进行试验就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然而和70%美国大众的想法一般,也有不少伦理学家并不苟同,认为将来可能会呈现类似“超人”一般的物种(乃至都不能算是真正的“人”了),这也会加剧社会不公平的现状。

udast

  在一次针对反乌托邦类科幻小说的焦点小组讨论中,一名50岁妇女的疑问很好地反映了大部分美国大众的立场:“假如我们变成了机器人,社会得变成什么样啊?假如在将来,人类的大脑就像电脑系统一般轻易地被侵入,那我们岂不是丧失了为人的尊严?”

  与其说人们是恐怖科学对文化带来的影响,倒不如说他们是对技巧可能呈现的不可挽回的影响感到害怕。

  生物技巧的进步固然能够转变我们的生活,但对我们能否做好准备迎接它们的到来,或许这项考察给出的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from:http://tech.sina.com.cn/d/f/2016-09-02/doc-ifxvqcts9265590.shtml

致儒先生




声明: 除非注明,本文属( 为者常成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omrrow.com/archives-8279.html